当前位置: 首页 > 人民陪审 > 工作动态
屏南法院:“点线面”绘就立体陪审图
分享到:
作者:梅贤明 郑少华 韩敏  发布时间:2015-07-20 11:47:22 打印 字号: | |
  在世界地质公园白水洋边、鸳鸯溪畔有这样一个群体,他们来自基层,是群众的代表。

  在法治建设的舞台上,他们不仅是陪审员,还是调解员、执行员和矫正员。近年来,福建省屏南县人民法院充分发挥、拓展人民陪审员职能作用,通过深挖助力调解点、延伸协助执行线、拓展参与矫正面,“点线面”结合搭建陪审员工作新平台:设立全省首家人民陪审员调解室、成立陪审员社区矫正帮扶中心、推行陪审员参与执行机制……使陪审员功能充满了爆发力和张力。

  ■深挖点: 助力调解化纷争

  “法官同志,你们一定要为我儿子讨回公道。他才22岁,以后的路还很长啊……”坐在屏南法院人民陪审员调解室内,小叶的母亲哽咽不已,粗糙皲裂的手不停地擦拭着脸上的泪水。

  小叶是一起交通事故的受害者,由于与肇事者老黄就赔偿问题无法达成一致,将其诉至法院。陪审员江巧文对此案进行庭前调解。

  “阿姨,你放心,今天把大家叫来,就是想听听你们的想法,争取找到一个令大家都满意的解决方案。”江巧文边递纸巾边说道。

  “我希望被告能全额负担我儿子住院期间的医疗费、误工费等各项开支,并且作出相应的补偿。”

  “大姐你放心,就算砸锅卖铁,我也会把钱赔给你。”沉默了许久的老黄慢慢抬起了头,长时间的奔波筹钱使他的两眼布满血丝。

  “既然当事人双方对于赔偿问题无异议,接下来,我们要解决的问题是,保险公司因为地区差异,对原告的部分赔偿请求,如误工费、护理费计算标准及精神损害抚慰金等产生的分歧。”

  “哦,是这样的,我们是按照北京的标准计算赔偿金额的。”来自中国人寿财产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市崇文支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小郭扶了扶眼镜说。

  “之所以对这个问题有异议,是因为按北京的计算标准比按福建的少了一部分金额。被告已经垫付了20多万元,压力非常大,而原告遭受着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打击,实在不希望他们为钱伤脑筋。您能不能和公司商量一下,看是否能对计算标准重新界定。”江巧文诚恳地望着小郭。

  “额,这事我一个人说了也不算,我先给领导打个电话吧!”小郭起身,拿着公文包出去了。

  “你们放心,能为你们争取的,我一定努力。对于还存在的困难,及时和我说,我们一起想办法。”江巧文握着叶妈妈的手,又看着倦怠的老黄。

  “我刚给领导打电话说了该情况,公司表示理解,同意将北京的计算标准改成福建的计算标准。”小郭的话音一落,江巧文立刻起身激动地握着他的手,“谢谢,谢谢你们的理解。”

  从2009年开始,屏南法院结合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的“全程、全面、全员”三全调解工作机制,针对屏南县具有熟人型社会的特点,开创性地提出了人民陪审员参与案件调解这一举措,并设立全省首家人民陪审员调解室。调解室年均调结案件300余起,人民陪审员游走于情理之间,以心换心,公道正派的工作作风不仅得到法官们的认同,也受到群众的一致赞赏。

  ■延伸线:协助执行解难题

  2013年初,屏南法院在执行程序中引入人民陪审员参与,不断延伸陪审员职能,由单纯的陪审职能延伸至协助执行,由点及线。执行联络员、执行和解员、执行监督员……人民陪审员的身份丰富多彩,助力增强司法的社会认同,成为维护公平正义的另一股力量。

  “我是真没钱,之前交的2万元都是东拼西凑来的。”“难道我们孤儿寡母就容易么?”“我不是这个意思……”

  老叶和魏大姐就这样只言片语地对话着。2012年,老叶的儿子在帮助朋友教训别人时,失手把人打死了。而此时他还未满十八周岁,刑事附带民事责任便只能由老叶承担。案件经法院判决后,刑附民赔偿进入了执行程序。

  “来,先喝杯水,我们慢慢谈。”陪审员黄瑜妃微笑着递上水。

  “哎,别人是养儿防老,我的不孝子这是要我命啊。”老叶掐掉了手中的烟,无奈地吐出了这句话。

  “叶大哥,对于还未还清的款项,您怎么打算?”

  “我这真是无计可施了。我长年在家务农,没有更多收入,之前仅有的几万元积蓄也早已被我那不争气的儿子败光了。说句不好听的,家里穷得都快揭不开锅了。”

  “大家都不容易,魏大姐遇到这样的事,心已经伤透了,两个孩子又都小,为了打官司,早就负债累累了。不管怎么说,您总得想想办法。”黄瑜妃诚恳地望着老叶。

  “我真没钱。要不,你们抓我去关吧!”

  谈话至此,气氛十分尴尬。大家陷入沉默,低着头,各自寻思。

  “叶大哥,我在您那个乡的乡政府工作,也知道您是村主任,是有文化有思想的人,我想您一定不想事态发展到这个地步吧。孩子犯了事儿,我们做家长的总得承担点责任。您看看魏大姐一家这么困难,希望您能将心比心地想一想。”

  “嗯……我之前做的一段工程,款项还没到。如果这笔钱能到账,我就拿来还了。”老叶的脸上,写满了无奈。

  “这钱,我已经帮您理了个还款计划,您看看行不行。”黄瑜妃走到老叶身边坐下,递给了他一张写着金额的稿纸。

  老叶眯着眼睛看着纸上那一行数字,脸上写满凝重,“这还行,我会尽全力去筹钱的。”

  当双方达成执行调解后,魏大姐哽咽着,竟说不出一句话来,只是紧紧握着黄瑜妃的手连声说:“谢谢,谢谢!”

  自屏南法院推行人民陪审员参与执行机制以来,通过采用陪审员讲情理和法官讲法理相结合的执行模式,并适时适度采取必要的强制措施,提高了案件执结率,当事人或者案外异议人对法院的执行工作的认可度提高了,执行信访也明显减少。2014年以来,执行和解95件,占结案数的43.3%,及时平息群体性事件5起。

  拓展面:参与矫正燃明灯

  2010年7月,宁德市首家社区矫正帮扶中心在屏南县佳洋社区挂牌成立,陪审员的功能得到进一步拓展。

  该中心主要负责对社区辖区内被法院依法适用非监禁刑罚的罪犯进行矫正帮扶,同时兼顾开展对刑释人员的帮教工作。在这条帮教回归之路上,屏南法院的陪审员化身为“燃灯者”,用担当点亮了矫正对象的希望之路。

  “我弟弟现在在社区帮忙介绍的一家酒店当帮厨,而且那家酒店离我家不远,平时家里都能关顾到。”小张是一名屏南法院的社区矫正对象,这天他的姐姐到社区矫正帮扶中心向陪审员反映他的矫正情况。她说小张每个月都打电话向法官汇报,社区的陪审员也经常到家里了解情况。

  “我们夫妇是从乡下进城的,平时忙于生意,对孩子照顾不够,直到孩子犯事了,才发现问题大了。”谈及陪审员参与社区矫正机制,小张的父亲老张感慨颇深,“开庭那天,参与审前调查的陪审员结合调查结果对我的孩子进行了深刻的教育,后来法院判了缓刑。现在这孩子不仅改了恶习,每月还给我生活费,这在以前我想都不敢想。”

  2012年社区矫正实施办法实行,社区矫正收归司法行政机关负责。“我们很快就与司法机关进行了无缝链接,司法行政机关主要负责监督管理,而我们则对社区矫正人员提供心理辅导、技能培训、临时救助等各类服务,帮助他们解决就业、生活、法律、心理等方面的困难和问题。”宁德市人大代表、屏南法院人民陪审员陆盛彪介绍说。

  人民陪审员参与社区矫正具体有什么好处?记者先后走访了司法局和社区等,他们纷纷给出了答案。

  “特殊人群管理是一个社会问题,屏南法院陪审员参与社区矫正,既是丰富陪审员职责的具体体现,也是减少社会对立面的有力举措。”屏南县司法局社区矫正办公室主任包久珠说,“这项措施改变了由我们司法局全程负责、眉毛胡子一把抓的做法,是对我们司法局社区矫正工作的一个很好的补充。”

  “我们长汾社区是屏南矫正人数最多的一个社区。” 长汾社区居委会主任叶海晟说,在看到佳洋社区陪审员参与矫正的成效后,2014年,经过报名和选任,他成为了屏南法院陪审员的一员。长汾社区 2014年以来接受矫正的9名对象至今无一重犯,且每人每月均向社区汇报思想、工作两次以上,有的矫正对象甚至成为了社区公益事业的带头人。

  像这样由陪审员“点线面”结合立体陪审的案例不胜枚举。屏南法院在审判工作中,科学发挥陪审员的专长,不断拓展其工作范围,由单纯的参审逐渐延伸到案件全程调解、协助案件执行、参与社区矫正等领域,由点及线、到面,刚柔并济、合力解纷,有效促进案结事了人和。
来源:人民法院报
责任编辑:林昕
联系我们
  • 地址: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
  • 邮编:350003
  • Email:fjfy@chinacourt.org